男子减刑9次获释后再杀人 北京将全面调查减刑情况


急诊室总有一些不可违反的规则,然而随着防护装备日益减少,这些规则也被打破。疫情初期,纽约医护人员每次去诊治时都要更换长袍和口罩,然后戴上防护装备,直到换班结束。随着医护用品供应稀缺,一名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说,他被要求在换班结束时上交口罩和面罩,进行消毒以备将来使用。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副领队李斌与队员们在隔离病房与病人交流。本文图片均为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 供图

雅可比医院的护士莱利说,当她最近去看急诊室的时候,她意识到自己和同事们永远无法避免被感染。医院里挤满了呼吸困难的病人,他们的肺听起来像砂纸一样,口罩和防护服供应不足。

历经40天多的努力,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交出了一张满意的答卷。截至3月28日,他们在雷神山医院共收治病人201人,治愈出院186人。

如今,李斌只有一个心愿:“我不求别的,就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,我就能无愧于心地完成组织交给我的任务,安心回家了!”

“历经40多天抗疫,我们从寒冬步入了暖春。”李斌回忆,早在医疗队抵达当天,武汉迎来了新年的第一场雪。

【海外网3月31日|战疫全时区】美国《纽约时报》31日发表题为《护士死亡、医生生病,抗疫一线人员恐慌情绪上升》的文章,直击纽约市医院内部情况,讲述一线医护人员工作现状。

“我们到雷神山医院时,这一工程尚未全部完工,我们队员们也投入到收治病人前的准备工作中,清理物资、搬运家具、铺床整理、物品消毒。”他对此印象深刻,就在2月19日下午,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分队接管的雷神山医院C7(感染三科七病区)率先开始接收病人,“4小时内病区内的48张床全部收满,这也是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收治的第一批病人。”

此外,来自岳阳医院的医疗队还充分发挥非药物疗法的特色和优势,除了中草药治疗外,针刺、雀啄灸、穴位敷贴、耳穴埋豆、音乐疗法、中药香薰和“岳阳功法”等中医外治疗法也在雷神山医院开展运用,因疗效显著从而赢得了诸多患者的赞誉。

每天上班时,医生和护士都会遇到困惑和混乱。在布朗克斯区蒙特菲奥里医院分院,护士们穿着冬季外套,站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帐篷里,为有症状患者分诊。而在埃尔姆赫斯特医院,病人有时还没来得及搬到床上,就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这一支医疗队于2月15日出征武汉,由来自上海4家中医医院的122位医护人员组成,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李斌主动请缨,受命担任医疗队副领队。